恒瑞称旗下员工商业行贿系个人行为:药企消费费用居高背后
继因涉浙江一麻醉科主任受贿案引发商业贿赂事件后,国内医药明星股恒瑞医药日前再惹“甩锅”争议。判决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恒瑞医药的全资流通公司江苏新晨医药4名销售代表及区域经理向浙江丽水市中心医院麻醉科主任雷李培给予回扣和好处费共276.8万。对此,5月13日恒瑞医药对外回应称,案涉行贿系子公司“员工个人行为”,个人已离职,子公司责任领导已被调离岗位,目前不存在任何诉讼。恒瑞称,2019 年公司销售费用率 36.61%,在沪深股市医药制造业230多家公司(含原料药公司)中,位列第85,处于行业居中水平。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权威人士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外界或许不认可恒瑞的上述说法,但法律上,“医药公司可以各种形式的约定来撇清了关系、规避这些风险”。上述人士认为,近年来国家通过“两票制”、带量采购等手段正在逐步减少药品流通环节、挤压药价虚高空间,然而在医药未分开、医院垄断药品销售终端以及医生薪资结构不合理等待解难题下,只要某一药物品种存在可替代竞品,回扣等不道德促销方式便难以避免。恒瑞、扬子江等多家药企涉行贿判决书显示,2014年至2019年,雷李培利用担任丽水市中心医院麻醉科主任期间,个人共收受回扣及好处费375.98万元,分别来自江苏新晨医药、江苏扬子江药业、杭州淮星贸易、杭州晶淮医学科技、西安力邦制药、杭州果果医疗器械等。其中包括上交科室回扣在内,江苏新晨医药涉及行贿的款项276.8万元。天眼查显示,江苏新晨医药是上市公司江苏恒瑞医药的全资营销企业,负责从事恒瑞医药集团生产的麻醉、镇痛、呼吸及肝病领域的药品营销推广。1970年成立的江苏恒瑞医药股份公司于2000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是国内知名的抗肿瘤药和手术用药的研究和生产基地。5月15日,恒瑞医药的总市值达到4200多亿元。据判决书,2017年2月至2019年6月,为感谢医院使用吸入用七氟烷、盐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注射用(顺)苯磺顺阿曲库铵、酒石酸布托啡诺注射液、盐酸左布比卡因注射液等5款药品,江苏新晨医药销售代表徐某和叶某分别以100元/瓶、20元/支、10元/支、3元/支(2019年之后的标准调为90元/瓶、20元/支、9元/支、6元/支、5元/支)的计算标准,送给雷李培回扣款共计236万。另外,江苏新晨医药销售代表徐某、浙南区域经理孙某、浙赣大区经理纪某为感谢雷李培对其公司药品使用的关照,分别送给雷20万、20万、0.8万,共计40.8万。上述麻醉用药为恒瑞仿制药,其中,七氟烷、右美托咪定、顺阿曲库铵是公司麻醉药三大产品。据国信证券2017年研报,市占率分别达到54%、90%和62%。一位医药营销领域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医药代表一般以销售额20%的比例给医生回扣,估算下来,上述麻醉药销售额至少1200万,且属医保乙类品种,个人和医保均要承担一定比例。恒瑞回应:行贿系个人行为5月13日,恒瑞医药公告回应,行贿事件系子公司个人行为,严重违反了公司管理制度,反映出公司管理方面存在漏洞。目前,相关人员已离职,子公司相关领导已调离岗位。这一回应随后引起业界“甩锅”质疑。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权威人士向澎湃记者表示,“尽管大家都知道这是职务行为,但行贿违法,这种回应算是药企普遍做法”。他表示,这些公司早以各种形式设计撇清自己的关系、规避了这种风险,法律上可能很难找到公司责任。在北京大学医药管理国际研究中心主任助理、研究员王国华看来,商业贿赂等失信行为长期存在,部分源于现有治理方式存在局限。他撰文指出,目前主要处理的是受贿的医院医生,较少追责行贿方;或者主要惩治直接行贿的工作人员或代理机构,医药企业可以“断臂求生”。“这种监管方式只解决了被发现、被查实的商业贿赂个案,而这些个案同时折射出背后规模更大、影响范围更广的系统性商业贿赂等违法违规问题,没有形成相应的震慑、约束和制裁。”王国华指出。情况或会有所改变。据21世纪经济报道,国家医保局日前发布《关于建立药品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明确药企应对商业贿赂行为承担连带责任。36.61%销售费用率居中背后的行业沉疴恒瑞公告里称36.61%的销售费用率处于行业居中水平。据统计,323家医药上市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期内销售费用达到2873亿元。在这背后,医药企业的营销环境值得关注。根据同花顺数据,恒瑞2019 年 36.61%销售费用率在沪深股市医药制造业 230 多家公司(含原料药公司)中,位列第 85,处于行业居中水平。恒瑞表示,这些费用包括公司产品的学术推广、创新药专业化平台建设等市场费用、差旅费以及股权激励费用等,其中,产品的学术推广等市场费用占销售费用总额比例88.29%。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总经理史立臣撰文认为,在目前的医药政策变化、产品同质化和医药行业强化竞争背景下,销售费用占比不超过40%相对合理。据其提供数据显示,恒瑞医药销售费用占营收比重34.7%,而相当部分药企占比超过50%,甚至有药企销售占营收比重高达90%。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2018年曾发布报告《揭开中国药企销售费用畸高之谜》,2017年全球TOP20药企销售费用及管理费用合计占比28%,相比之下,国内A股制药板块高出近10个百分点,即近四分之一的营收被销售和管理费用消耗。“一般而言,创新药由于需要学术推广,其销售费用高于仿制药,但与以创新药为主的跨国药企相比,以仿制药为主的中国药企销售及管理费用反而更高。 ”任泽平表示。上述研究报告还指出,我国药企销售费用主要有六大流向,公关招标机构费用、公立医院相关负责人费用、医生回扣、医药代表提成、统方费用、逃税洗钱(过票)成本。其中公关招标机构、公立医院相关负责人和医生回扣分别对应招标、医院采购和处方销售环节。三者中,医生回扣占去一半的销售费用。近年来,我国大力推进的“两票制(从生产到流通和从流通到医疗机构各开一次发票)和“营改增”及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改革等,从流通环节入手,在压缩流通成本、破除药价虚高等方面有一定成效。医疗服务价格也在逐步提升。据上述业内人士介绍,在医药未分家、医院垄断药品销售终端、医生处方决定使用哪一种药物以及医生薪资结构不合理的情况下,只要某一药物品种存在可替代竞品,回扣等不道德促销方式便难以避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